“中国第一代核燃料师”成长

作者:军事

  书香节人潮络绎不绝,众多市民流连书的海洋中。 本版图片 《东江时报》记者姚木森 摄

  我国第一代核燃料师,和核燃料打了20多年交道,全国一半以上核电机组的核燃料都由他来操作,他的团队是国内唯一能对破损核燃料进行水下修复的,创造了连续操作“零”失误纪录。曾在央视《大国工匠》节目中,作为“匠心大匠”被给予极高赞誉。

  东江时报讯 记者刘建威 被称作“国家名片”的核电站,对于很多人来说,是一个陌生而又神秘的地方,有这么一个人,他和核燃料打了20多年交道,全国一半以上核电机组的核燃料都由他来操作,他的团队是国内唯一能对破损核燃料进行水下修复的。他便是我国第一代核燃料师———乔素凯。

  “非常荣幸能有这样一个宝贵的机会,和大家一起分享下我们核电人的故事,共同感受下祖国核工业系统所追求的核电梦,一起期盼下我们大家共同奋斗的中国梦。”昨日,中国广核集团核燃料师乔素凯应邀参加本届书香节暨惠州书展的名家讲座,向惠州读者讲述其“中国第一代核燃料师”的故事。

  东时记者了解到,2017年,央视专门推出了《大国工匠》节目中,介绍了五位各行业各领域的“匠心大匠”,乔素凯便是其中之一。该组报道用“大国工匠、传心创世”“追求极致、精益求精”对乔素凯的工匠精神给予极高赞誉,在全国观众和核电行业中引起强烈反响。

  “我是1992年7月毕业后来到中广核大亚湾核电基地的,到现在虽然时间过去了那么久,但当初来到公司时那种激动的心情,那种光荣感仍记忆犹新。”乔素凯说,20多年的岁月,他从一名初入社会的技校毕业生,到今天成为一名站在守护核安全第一线的老员工。

  大亚湾核电站是我国大陆第一座百万千瓦级核电站。乔素凯当年毕业后被分配到当时的大亚湾核电站维修处现场服务科。服务科的工作除了核燃料操作外,还负责大亚湾电站所有保温、脚手架、起重、常规清洁和核清洁,还有大型吊车操作,这里面就有汽机厂房和反应堆厂房的环吊。乔素凯在技校学的是起重专业,所以一开始他认为被分到起重班组也算是专业对口。

  “那时候起重工作是最辛苦的,很多作业都是在露天场地中和厂房里,不管烈日炎炎还是高温高噪音都必须一口气干完。”乔素凯说,虽然条件艰苦,班组人员少,但大家都是争先恐后地去现场,工作的热情都很高。当时的起重老师傅都是请来的专家,对电厂大型设备吊装有着丰富的经验,他感觉要学的东西太多太多,所以一心想着要尽快把技术学到手。

  也就是在那段时间里,通过长期接触起重作业和行车操作,乔素凯领会到了在工作中要保证安全,就必须保守决策、必须关注细节、必须面面俱到,不能留下任何隐患,不但自己要做好,所有环节也必须考虑周全,才能保证最终的安全。

  大亚湾首炉核燃料于1993年7月进场后,乔素凯就开始从事核燃料操作工作。他从最基本的岗位干起,先后当过实习操作员、倾翻机操作员、乏吊操作员、换料副主管,换料机操作员。

  “燃料无小事,这是当年带我的师父的口头禅,也是我们所有核燃料操作员的安全底线,牢牢守住这个底线,是核燃料人的本份!”乔素凯说,因为核燃料工作的特殊性,他用“不允许毫厘之差”来要求自己和身边的同事,尤其在面对难度最大、风险最大的组件修复项目时,必须对每个工具、每个数据严格把控。

  乔素凯介绍,每修复一组核燃料组件缺陷棒,有400多道工序,其中有不可逆转的200多道工序是关键点操作,每一步操作都堪称“步步惊心”。他举例,有一次,在电站核燃料组件修复过程中,当缺陷燃料棒拔出后插入替换棒时,该棒位置比其他棒位低了几毫米。项目组成员都认为几毫米没问题,但他根据多年的经验判断这个小小的偏差会带来其他潜在的风险。

  “不行!必须返工!核燃料无小事,我们不能在核燃料组件上留下任何安全隐患,一次就必须把事情做好。”乔素凯说,最终,在大家的反复试验下,将替换棒拉到了正常高度,

  我国商用核电站起步比较晚,大亚湾核电站建设初期,技术、设备全靠国外引进。乔素凯说,以前核燃料组件视频检查用的耐辐照水下摄像机,长期以来使用的都是国外一家公司的系列光导管摄像机,价格高、供货周期长。

  “如果耐辐照相机出问题了请他们来修,从老外上飞机就以小时为单位开始计时收费,一直到回国下飞机,这不是垄断是什么?”乔素凯当时就在想,一定要改变现状,不能再让老外牵着鼻子走。

  “低头靠勇气,抬头靠实力。”乔素凯说,经过与国内科研院所合作,不断攻克了相关技术难题,从水下普通相机开始,到数字高清CMOS相机,一直到2009年我们也终于研发出了耐高辐照的光导管摄像机,价格低,仅仅是国外产品的一半,供货周期还短,售后服务好。如今,通过数次升级,国产化水下摄像设备质量越来越好,很多指标已经优于国外同类产品,现在国产的核用光导管摄像机也能卖到国外电站了。

  值得一提的是,乔素凯这些年始终扎根核电站核燃料操作最前线,专注于核燃料换料及技术管理工作,以出色的职业技能取得了优异的工作业绩。他带领的团队是目前国内唯一能够完成核燃料水下修复的团队,创造了连续操作“零”失误的纪录,实现了设备100%安全运行,燃料组件100%安全。并且,乔素凯主持参与的项目获得了19项国家发明专利。

  东江时报讯 记者刘建威11日,东时记者在2018南国书香节暨第八届惠州书展现场看到,具有本土文化特色的惠州祠堂文化馆首次亮相,介绍了惠州100家祠堂,吸引市民关注祠堂文化。据悉,惠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和惠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在本届书香节期间,联合举办惠州市第六届民间艺术博览会,设惠州祠堂文化馆和民间工艺馆。

  “祠堂,是中国乡土文化的根。”市民协主席邹永祥介绍,作为族人祭祀祖宗先贤的场所,祠堂是我国乡土建筑中的礼制性建筑,既承载着家族的荣誉,也体现了良好的家风,更孕育着家族的未来和希望。

  “今年惠州民间艺术博览会首次设置了惠州祠堂文化馆,再现祠堂文化的传统意义,从而使更多的人走进祠堂,走进精神家园。”邹永祥介绍,本届民间艺术博览会,以惠州祠堂文化为主题,通过摄影、族谱、楹联、谜语、美术、书法、工艺、醒狮麒麟等各种艺术形式,介绍了惠州100家有美观环境、有历史价值、有建筑特色、有姓氏文化、有民俗活动、有乡贤事迹的祠堂。

  东时记者在采访时,看到有市民正在祠堂的照片前合影。“看到我们家的祠堂,很亲切,特意合个影。”杨先生来自惠阳区良井镇霞角村,他说第一眼就看到该村杨氏宗祠的照片,很惊喜,他希望祠堂文化能得到年轻人的重视。

  “祠堂中教诲后人的族训族规、承载荣誉和历史的楹联匾额、体现文化传承的家谱昭穆,彰显自强不息精神的先贤故事,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不谋而合。”邹永祥说,宣传文化祠堂及其文化魅力,有利于弘扬传统文化、倡导崇德向善、建设美好生活,营造建好用好文化祠堂的良好社会氛围,为建设伟大中国梦提供精神动力。

  值得一提的是,惠州市民间艺术博览会是惠州档次高、规模大、有影响力的民间文化盛事,以往举行了五届,共展览、表演作品9000多件,观众累计25万人次以上。今年还在活动设置了民间工艺馆,展销陶瓷、泥塑、剪纸、玉雕、琉晶、木艺、布艺、丝网花、手工、景泰蓝画、漆画、石头画等各类民间工艺品,以及惠州糯米酒等本土美食。

  重庆人,北京师范大学儿童文学博士,出版多部图画书及童话集作品,其中《住在房梁上的必必》荣登第九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2012年冰心儿童图书奖、2013年CCBF“金风车”中国原创图书奖等,《像棵树电影院的奇闻轶事》荣获2008年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克里克里的晚餐》荣获2013年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

  东江时报讯 记者张荟婷 实习生张耀文 昨日是南国书香节暨第八届惠州书展活动的第三日,来会展中心逛书香节的市民依旧络绎不绝。东时记者在1号馆少儿舞台区主题为“写作的三把钥匙”左昡分享会现场,看到不少市民们早早地就排排坐好,认真聆听左昡分享。在分享会结束后,左昡著作的《纸飞机》现场被一抢而空。

  分享会现场,左昡结合写作《纸飞机》的经历,向在座观众分享她认为的“写作的三把钥匙”。第一把钥匙叫做“记忆”。“《纸飞机》讲的是抗日战争初期,来自四面八方的下江人拥入大后方重庆城。呼啸而来的日本战机撕破了重庆城的宁静。”左昡告诉在座观众,为了写好 《纸飞机》,她用时五年,采访过亲身经历这场战争的多位老人。“好几位老人都90多岁了,但一提到这件事,他们都记忆深刻。有位爷爷甚至在病床上接受了我的采访。”左昡说,写作《纸飞机》是在她30岁的时候,因为偶然的一个梦境,于是便开始搜集资料,从别人的记忆中入手开始了写作。左昡说:“我是重庆人,在抗战时期,重庆大轰炸也是真实发生过的,虽然不在我出生的年代,但对于那个时代的人们而言,这个记忆却是深刻的。”左昡认为,每一个中国的孩子都是有根脉的,生长在中国的孩子们,应该去了解在中国的土地上发生的事情,于是这也坚定了她的写作信念。

  第二把钥匙叫做“感受”。左昡表示,在写作文时,如果有办法找到属于自己或是别人的记忆,写属于自己的来自不同角度的感受是很重要的。日本侵略者在“重庆大轰炸”进入重庆长达五年半的时间,投下2万多个炸弹。左昡从主人公在轰炸机轰炸家乡的不同感受入手写作,写了主人公在这场战争中与死神赛跑时的各种感受,才令小说《纸飞机》有了血肉。

  第三把钥匙则叫做 “对比”。采取对比的方式写作文会比平铺陈述更有力量。左昡告诉在座观众要学会把即将要写的事情和之前发生过的事情放到一起,也许就会发生不一样的事情。“回想一下,去年的今天你们在干嘛,今年的今天与去年的今天进行对比,或是上一次买书和今天买书进行对比。你就会发现即便回家写逛书香节的作文也不会枯燥乏味。”左昡如是说。

  东时记者留意到,在签售环节,观众一拥而上,纷纷疯抢《纸飞机》,不一会儿现场就被抢断货了。为什么会写纸飞机?左昡期望这本书不只是写给重庆的孩子看的。更是写给生长在中国的孩子看的。家长可以引导孩子回去问爷爷、奶奶,在80年代的惠州发生了什么事情?“引导孩子了解过去,了解孩子们生长过的地方曾经发生过什么是很有必要的,书籍就像一个小窗口,慢慢讲一讲发生在家里的以前的故事有利于一家人共同分享每个生长的时代。”左昡说。

  8岁的罗一涵告诉东时记者平时很喜欢看书,最喜欢看《三国演义》,今天来听左昡关于“写作的三把钥匙”分享会收获很大。“我回去也会问问我的爷爷奶奶,他们小时候发生了什么。”罗一涵说。在互动交流环节,现场有观众提问左昡老师写《纸飞机》这本书写了多久,左昡回答表示从30岁写到35岁,因为这个过程很复杂,她去到各地取材。她建议同学们如果想开始写作,或有写小说的想法要尽早开始。还有一位同学很好奇地问左昡老师有没有在写作过程中哭过?左昡回答说,她曾边写边哭,一想到那些细节,她就忍不住流泪。左昡认为那些刻骨铭心的历史都让她内心震撼。“但是我是写给小朋友看的,所以那些太过残酷的东西我都留在了我自己写作过程中流过的眼泪里了。”她说。

  现场一位10岁小朋友徐浩然的妈妈表示听了左昡老师的演讲后很感动,她认为这本书可以让孩子了解到中国过去的历史,这是非常有必要的。她说:“我回去会多跟孩子讲这些历史,让他做到铭记历史,勿忘国耻。”另一位市民叶女士则表示她很认同左昡老师提到的三把钥匙的写作技巧。“我本人也很喜欢阅读各种各样的书籍,但是真的要我写出一本书我觉得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左昡老师说到的三大点,特别是‘记忆’和‘感受’我印象深刻,就是你得明白首先为什么要写这个东西,而这个东西对我有什么影响或者触动,这是写作的基础。有了这个基础,才能够沿着这个线索写下去。有对比才会有发现,你才会更加深入你的写作。”叶女士说。

本文由365bet官网开户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